炭素

P芬,拯救。

因为OOC可能是芬P,我的小芬达为啥看起来好攻……
战争时拯救了王子Pi的国家的吸血鬼芬达选择代替Pi作为此国家的王子保护这个国家,由于违背吸血鬼的某些原则而失去记忆。
或许有扩写或改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祝您好梦,先生。”
中世纪建造的城堡中,管家Pi戴着白手套,右手置于胸前,向迈过几阶楼梯的王子芬达躬身。几缕发丝从肩上落下,随后拖着整根马尾悬在空气中。
芬达止于楼梯的平台上,左手抱着更衣后被管家塞过来的抱枕,头上戴着被自己拽得歪歪的睡帽。他皱着眉。
“皮。”
“是的,先生。”
Pi直起身来,像在等着芬达的指令,却很快自己继续说了下去。
“您想说什么,我知道。
“但是:不,先生。您是主人,而我是狗。”
芬达摇了摇头。
“这不是理由,皮。”
“这条命是您的,随时、任何形式。”
Pi没有继续前一个话题,而是同往常一样,说了这句话。
因为听后芬达会沉默着避开他。

芬达仍旧顶着歪歪的睡帽踏进花园内,Pi正半跪在一只小猫面前,摊开的手掌上置着一条鱼。
“早上好,先生。”
Pi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侧过身向芬达低头致意。
“果然很喜欢猫吗。”
芬达盘膝坐在一旁,伸手触碰小猫的头。
“是。先生呢。”
“更喜欢狗一些。”
小猫伸出爪子试图抓刺芬达的手指,但被Pi拦下了。
“那先生是怎么看待我的呢。”
芬达没有明白Pi话中的意思,一时语塞。
Pi取出手帕,擦去手上残留的鱼腥,对身边人微微笑着。
“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先生,今天的时间安排很紧。”

芬达有不太好的预感。
他要求Pi今夜与自己睡在同一个房间。
Pi用毛巾擦拭着头发,胸肌、腹肌上缀着水痕与伤疤。
芬达不知为何产生了冲动,悄悄咽下口水。
入夜,芬达放弃了舒适的床,挤在坐在沙发上的Pi身旁,贪婪、毫不掩盖地嗅着Pi身上的气味。
“先生——”
即使知道下一瞬间将会发生的事,Pi还是痛得噤了声。
年轻的吸血鬼芬达毫无技巧地将尖牙刺进Pi颈部的皮肤。
“先生……
“这条命是您的……任何形式……”

数日后,城堡中只剩下年轻的管家开始腐烂的身体。

评论

热度(3)

标签 P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