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素

你们是受过伤的人。
而我是局外人。
我可能也不是没遇见过类似的事,可能也是有些故事的。
可那又如何。
小伤口早早愈合,痛的记忆也就不在了。
所以啊,无能为力的我,也不是对这些不能理解的完全被保护者。
无法拯救你们,却和你们一同哭泣。
感受到的是最浅薄的疼痛,哭叫却尤为悲切。
如此可笑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