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素

想看茨酒。
艹过酒吞的茨木抱着酒吞哭,说我好端端的挚友怎么就让我给艹了呢。
酒吞内心是日了狗,不,被狗日了的,但即使脾气很坏地说着别这么恶心,还是叹了口气,揉了揉身上黏着的人形犬类的头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