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素

P芬,逆向跟踪。

实况84小时投稿,关键词跟踪狂。
黑化Pi一只。
超链接请拉到最下,目前更新两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少年戴上鸭舌帽,抓起书桌上的信封塞到双肩背包里,然后出门,下楼,骑上自行车。
少年对这条路异常熟悉,几个月内每天都要骑着车来去几次。翻身下车,将车随意靠在路边,从便利店里买了名为芬达的橙味汽水,一边喝一边拿出包里的信看着,走向那座公寓。

进入电梯,少年想先将电梯门关上,这时传来一个声音,“等一下。”少年听到后心里一阵惊喜,迅速按下开门键。
“谢谢。”那声音道了谢,少年关上门,缩回了手。“你不按楼层数吗?我先按了。”手臂伸过来,细长的手指按下了4。“我是五层。”少年按下5,压低了鸭舌帽。能与他一同乘上电梯是多么令人欣喜的巧合啊,不,不是巧合,一定是他特意这样做的,多好的人。少年向左偷瞄,能看到那人粉色马尾的发梢,和一身合体的高级西装。
少年到了五层之后,迅速从楼梯下到四层,刚好看到那人进入那扇熟悉又陌生的门里,将信从门下缝隙中塞了进去,有些遗憾又痴迷的摸了摸门把手。

这时,门开了。

那人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那封信,信封上的字歪歪扭扭,他向少年笑着。
少年被吓了一跳,退后一步靠在墙上,一双异色瞳暴露在楼道昏黄的声控灯下。
“捉到你了,跟踪狂。”那人慢悠悠地凑近少年,右手撑在少年腰间的墙上,左手贴在少年脸颊上,拇指勾出眼睛轮廓。
“这位先生…您误会什么了吗……”少年被对方靠得很近,脸开始发烫,偏过视线,眼前却渐渐蒙上一层水雾。
“失礼了,我的名字是Pi。”Pi如此说着,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,嘴唇凑近少年右耳,“不仅不感谢救命恩人,还要跟踪我这件事,我可没有误会哦。”轻轻含住少年的耳垂,听到少年急促地吸了口气,笑了出来。

三个月前,白发少年被一群小混混打得哭喊不出时,刚好在夜跑的Pi经过那座公园,随手拎起其中的头头扔了出去,几个混混吓得四散逃离。Pi扶起少年,从附近的便利店买了药和绷带,帮少年处理了伤口。
这件事以后,少年就想尽办法找到了Pi的工作地点,几乎每天都在附近等着他下班,跟着他回到家然后就离开,偶尔在家写好信,趁Pi下班前放到门下,之后在便利店等着Pi经过,看见他的身影之后回家。

“我们进屋说吧。”Pi左手抓住少年右手手腕,不听少年慌乱的狡辩,将他拖进的房间。
“芬达,16岁,刚好是暑假所以很清闲吗。总是买芬达喝却不是很喜欢甜食,在学校是被欺凌的对象,父母离异,和有精神问题的母亲住在一起。”从门口走到客厅的这段距离,Pi自顾自地说出了这些,被甩在沙发上的少年露出惊讶又不知所措的表情。“打你的那群人是我雇的,你知道我有多想接触你。”Pi在芬达身边坐下,芬达赶紧坐直身体,将双肩背包放在一旁,左手扶在帽檐上。Pi伸手掀起了芬达的帽子,捏起少年的发丝,凑上前去吻了一下。
芬达的大脑里一片空白,这个人如此的一面是他从未见过的,他本以为只要一直看着喜欢的人就可以了,没想到……
这个人才是跟踪狂,这个人,名叫Pi的这个男人!
芬达开始恐慌起来,他嗅到了Pi身上野兽的气味,而自己显然就是掉进陷阱里的猎物。
Pi伸手滑进芬达的T恤里,冰凉的触感使腰间肌肉收缩,芬达推开Pi的手,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“对不起Pi先生,我想我现在必须要走……啊!”话音未落,芬达已被Pi压在身下。
“我想,你现在应该走不了了。”Pi猩红的眸子盯着少年惊恐睁大的眼,右手拇指强行伸进少年嘴中,声音中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与兴奋,“尽情享受吧。”

2016.4.12:万一热度过40,就写成系列……
4.14:迷之过了40,明天开始写,估计周末更新,不知能不能保持更新速度,总之谢谢大家支持【鞠躬。
4.17:以后更新会在每篇下面设置超链接,如果能完结的话之后会单开专用超链接的文章,感谢支持。

逆向跟踪。←本篇

之后。

评论(22)

热度(49)